<var id="19zjv"><strike id="19zjv"><thead id="19zjv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ins id="19zjv"><span id="19zjv"></span></ins>
<address id="19zjv"><thead id="19zjv"><var id="19zjv"></var></thead></address><menuitem id="19zjv"><strike id="19zjv"><listing id="19zjv"></listing></strike></menuitem><cite id="19zjv"><strike id="19zjv"></strike></cite>
<menuitem id="19zjv"></menuitem>
<var id="19zjv"></var>
<var id="19zjv"></var><var id="19zjv"><strike id="19zjv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19zjv"></var>
<var id="19zjv"></var>
<var id="19zjv"></var>
<var id="19zjv"></var>
<var id="19zjv"><video id="19zjv"></video></var><menuitem id="19zjv"><dl id="19zjv"></dl></menuitem>
<var id="19zjv"></var>
國內

國內

首頁  / 新聞 / 國內

永不磨滅的背影

北京向西4000多公里,向上海拔4000多米,有一條叫做加勒萬的河谷,深深鍥在西部邊境的喀喇昆侖山脈之中。

【奮斗百年路啟航新征程·全國“兩優一先”風采錄】

永不磨滅的背影

——記全國優秀共產黨員、“衛國戍邊英雄團長”祁發寶

北京向西4000多公里,向上海拔4000多米,有一條叫做加勒萬的河谷,深深鍥在西部邊境的喀喇昆侖山脈之中。

很少有人知道這個地方,更沒多少人關注這個地方,直到那場有關外軍嚴重違反兩國協定協議、蓄意挑起的事端——

作為某邊防團團長,祁發寶英勇作戰、誓死不屈,率領部隊對外軍的暴力行徑予以堅決回擊,取得重大勝利,為捍衛祖國領土主權、維護國家核心利益身負重傷。

面對數倍于己的對手,他張開雙臂,用胸膛迎向重圍,把后背留給祖國。

這個背影,將永遠留在邊防官兵的記憶里,像一座豐碑屹立在喀喇昆侖之巔!

在他身后不遠處的崖壁上,有他新任團長時帶領官兵刻下的8個巨幅大字:“大好河山,寸土不讓”!

那是新時代英雄官兵血性膽氣的莊嚴宣示。

英雄有痕

不久前,傷愈歸隊的祁發寶出席軍隊青年典型代表座談會,他胸掛多枚勛章,頭部左側的傷痕依舊明顯。

“軍人有兩種勛章,一種掛在胸前,閃閃發光;一種融入身體,終身珍藏!”“傷疤,才是軍人最高的榮耀?!逼畎l寶的傷疤,打動了無數網友。

2020年6月,外軍公然違背與我方達成的共識,越線搭設帳篷。

按照處理邊境事件的慣例和雙方之前達成的約定,祁發寶本著談判解決問題的誠意,僅帶了幾名官兵,蹚過齊腰深的河水前出交涉。

交涉過程中,對方無視我方誠意,早有預謀地潛藏、調動大量兵力,用鋼管、棍棒、石塊發起攻擊,企圖憑借人多勢眾迫使我方退讓。

祁發寶臨危不懼,指揮官兵組成戰斗隊形與數倍于己的外軍對峙,自己則張開雙臂頂在最前面阻擋外軍渡河,就像一堵墻死死地擋在他們面前。

突然,一塊石頭砸中了他的左前額,頓時血流如注。

“團長快走!”有人伸手去拉祁發寶,想把他拉進身后的人墻里面保護起來,卻被他用力甩開:“你們先撤!快!快——”

還沒等話說完,祁發寶的身子一晃,魁梧的身體轟然倒地……

這條位于喀喇昆侖山脈的邊境線,是離天最近的地方,也是邊防軍人離使命最近的地方。

軍醫韓子偉記得,現場為祁發寶包扎傷口時,“他一把扯掉頭上的繃帶,還想起身往前沖,那是他最后一絲力氣,隨后又暈倒了”。

住院治療期間,祁發寶潛意識里還保持著戰斗狀態,經常在夢中呼喊“打過去”,本能地做出一些指揮手勢和搏斗動作。

戍邊有生死,精神無懈怠。英雄早已把血性融入血液,成為他身體的一部分。

英雄無畏

一次任務,祁發寶帶隊沿河行進,河水把河谷沖刷成一塊塊高低不同的平臺,需要一次又一次地蹚冰河、過險灘、爬冰架。

反反復復上百次涉水過程中,官兵們的褲子、鞋子被河水浸透,又結成“冰甲”。中士李亞斌形容那種冷“是深入骨髓的,經歷一次就能記住一輩子”。

“雖然不忍心,但我還是下命令不準任何人休息,因為只要一停下來人就會直接癱倒?!眻A滿完成任務后,祁發寶與副團長鄭鑫復盤,“但最終都撐住了!”

1997年,高中畢業的祁發寶報名參軍,帶著新兵營“軍事課目考試第一名”的成績向組織申請:到高原去、到斗爭一線去。

哪里艱苦去哪里,哪是一線去哪里。對于祁發寶的這股“倔勁”,同樣有著15年衛國戍邊經歷的哥哥祁發富一點也不意外。

“剛學騎自行車那會兒,什么路他都非得騎過去?!逼畎l富回憶道,“小時候家門口有個陡坡,他每天騎,每天摔,最終是膝蓋帶著血騎上去?!?/p>

走上高原是因為理想,留在高原則考驗信念。祁發寶堅守著無數邊防軍人用生命筑起的精神高地,扎根奮戰在邊防斗爭一線,從未動搖。

2008年11月,時任連長的祁發寶帶隊前往海拔5000多米的恰爾丁山口巡邏。他在翻越一個達坂時不慎崴了腳,卻依舊和戰士們手拉手在暴風雪中艱難前行。

有戰士看出連長疼痛難忍,便提議原地休息,派代表登頂巡邏。但祁發寶堅定地說:“我是邊防連連長,就是爬也要爬上去!”

像界碑一樣鉚在風雪邊關,祁發寶一干就是24年。期間,他先后處置大小邊情千余次,40余次遭遇暴風雪和泥石流,13次與死神擦肩而過。

英雄有淚

在祁發寶辦公室的一角,堆放著3個鼓鼓囊囊的背囊,大衣、睡袋、臉盆一應俱全,那是為任務轉換太快來不及換洗而準備的。

邊防斗爭任務說來就來——而他,時刻準備著。

在祁發寶就任團長的半年時間里,勤務班戰士倪康樂在團機關只見過他2次。

第一次是團長就任當天?!皥F長笑著拍了拍我的肩膀,說倪班長你好!”倪康樂說,感覺特別親切,就像一個老大哥。

第二次就是祁發寶受傷那天,遠遠看到團長躺在轟鳴的直升機里,頭上纏著紗布,浸滿了血。

“他真是一個好團長!”倪康樂紅著眼睛說。

戰士愛團長,源于團長對戰士們的愛。祁發寶所在團一直有一個不成文的“規定”:“對峙時干部站前頭、戰士站后頭,吃飯時戰士不打滿、干部不端碗,野營時戰士睡里頭、干部睡風口?!?/p>

采訪中得知,硬漢祁發寶也哭過——

2014年,為了完成某裝備架設任務,時任邊防營營長的祁發寶帶領官兵奮戰在雪山之巔。下山途中,一名新兵因體力透支,從300多米高的山上滾下,昏迷了過去。

恢復意識后,那名戰士的第一個動作,就是拿手砸自己的胸膛,一邊砸一邊喊“營長我疼!營長我疼……”

戰士的吶喊深深扎進了祁發寶的心,在缺醫少藥的雪山之巔,祁發寶只能緊緊地抱著那名戰士,眼淚吧嗒吧嗒地往下掉。

那一刻,他暗暗發誓,一定要對戰士們更好一些。

回到營地,為了能讓戰士們在睡前洗個熱水腳,祁發寶連續幾個月,每天晚上給大家燒洗腳水。

平時甘苦與共,戰時生死與共。那場戰斗中,團長祁發寶張開雙臂頂在最前面阻擋外軍,營長陳紅軍不惜生命營救團長,戰士陳祥榕則死死地護住營長……上下同欲、生死相依,這就是我軍的勝戰密碼。

如今,在加勒萬河谷,在班公湖兩岸,在喀喇昆侖之巔,在祖國的萬里邊防線上……

那個永不磨滅的背影,如同一粒粒種子,在每一位邊防官兵心中生根發芽。

(新華社烏魯木齊8月7日電記者琚振華)

《光明日報》( 2021年08月08日03版)

猜你喜歡

美国式禁忌_年轻的小峓子3_freeexxx性欧美_超清av在线播放不卡无码_成本人片在线观看_久爱成疾在线观看在线播放